首页 门户 资讯 详情
  • 评论
  • 收藏

贵溪信息港 2022-01-24 450 10

选对主题 就算股市回调也能跑赢

南京皮肤研究所 http://www.edwardhp.cn

  拥有“球场视野”是优秀篮球运动员的一个特质,这样的球员在传球、盖帽和投篮的同时也充分知晓球场上正在发生的一切。

  作为一名优秀的前美国大学联赛篮球运动员,道格·拉姆齐(Doug Ramsey)深谙此道,而且把“球场视野”这种全局视野运用到了投资领域。拉姆齐现任总部设在明尼阿波利斯的投资研究公司Leuthold Group的首席投资官,负责宏观经济研究,该公司发布的Green Book报告在投资界有很高的知名度。

  此外,拉姆齐还担任两只基金的联席经理:规模6.14亿美元的Leuthold Core Investment (LCORX)和规模2900万美元的Leuthold Global (GLBLX)。前者是一只拥有25年历史的战术性资产配置基金,这只基金的目标是和大盘保持一致,风险较低。截至2021年7月底,该基金自推出以来平均每年的回报率为8.5%,虽然低于标普500指数的10.1%,但波动性显然要小得多。

  55岁的拉姆齐和其他联席经理有很大的自由度来调整基金的股票配置,最近Leuthold Core Investment对股票的净敞口为53%,该基金专注于从特定主题中受益的行业。

  《巴伦周刊》近日对拉姆齐进行了专访,讨论了当下市场和投资者应该注意的一些问题。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内容。

  《巴伦周刊》:我们曾看到您办公室有一盏会随着Leuthold Group编制的主要趋势指数(Major Trend Index,120个市场指标的晴雨表)走势变化而变色的老式信号灯,现在信号灯是什么颜色?

  道格·拉姆齐:我是个喜欢按习惯做事的人,所以最近一直在办公室工作。现在那盏信号灯是黄色。

  《巴伦周刊》:整体而言您看跌股市吗?

  道格·拉姆齐:不是这样,但我认为过去三、四年来,股市估值已经达到了一个我可能不会在自己剩余职业生涯中再见到的高度。我曾以为20世纪90年代末的股市狂热是我一生中经历过的一次性事件,而现在才过了21年,我认为整体而言,目前股市估值要比科技泡沫时期高得多。当时高估值集中在排在前40到50的股票,如今整个股市上的股票估值中值是有史以来最高的。7月底时标普500指数的市盈率中值为34.2,相比之下,2000年2月科技泡沫达到顶峰时这一数字为22.2。

  《巴伦周刊》:高估值是哪些因素造成的?

  道格·拉姆齐:美联储的超低利率政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有意思的是,六个月前多头说,由于通胀和利率都很低,因此股市的高估值是合理的。现在他们说,高估值是因为利率很低,而且通胀已经升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巴伦周刊》:多头还认为经济正在扩张,您怎么看?

  道格·拉姆齐:美国经济去年出现的那场衰退并非漫长而痛苦的,而是一场持续时间很短、程度很深的衰退,然后美联储决定向市场注入额外流动性,刺激了财富效应的出现。我们可以看看零售数据,2021年早些时候零售额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水平,如果根据每五年的趋势来推断,今年早些时候零售额达到了本应到2026年才会出现的水平。换句话说,我们提前实现了五年的零售额增长。这一点体现在了上市公司收入和利润上,所以在接下来的几个季度里,上市公司的利润率会创下历史新高,但问题是:如果没有了美联储注入的额外流动性,上市公司的业绩表现会是什么样的?

  《巴伦周刊》:您认为接下来经济会怎么走?

  道格·拉姆齐:我认为当前这一经济扩张周期持续的时间会比上一个扩张周期短,势头或许比上一个周期更强劲,但当前债务水平非常高,比如企业已经债台高企。企业借贷通常会在经济衰退期间和走出衰退后略有下降,因为企业会缩减资本支出,重建流动性。而这一次的情况是,企业债务在经济衰退期间增多,而且无论从绝对值还是相对于GDP来看都创下了新高。虽然部分经济领域的扩张才出现了一年而已,还很“年轻”,但从债务周期的角度来看已经有点“老”了。

  然后是通胀问题。市场普遍认为如果通胀上升的现象只持续到今年年底,那么股市就会没事。我认为股市规模相对于GDP已经变得非常大,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股市实际上已经成为通胀的一个驱动因素。因此,经济扩张的持续时间在一定程度上既取决于股市也取决于通胀。

  《巴伦周刊》:您能展开解释一下吗?

  道格·拉姆齐:人们从股市获得的巨大收益推动了房地产市场的繁荣,尤其是高端房地产市场。甚至连价格中等的房产也受到了这种推动。

  如今股市估值如此高,几乎可以说已经成为一股在未来会抑制通胀的力量。如果股市下跌20%,估值仍会很高,比过去25年的估值都要高。但如果股市下跌20%,大量过剩流动性会被抹去,这些流动性一直在流向房产、艺术品、新车、二手车等等,因此当股市下跌时,通胀上升的情况就会自行修正。

  《巴伦周刊》:您是如何把这些观点运用在Leuthold Core Investment这只基金上的?

  道格·拉姆齐:我们在股市接近周期性熊市的低点时对股票的敞口往往是最大的,2009年和2012年出现这种情况时,Leuthold Core Investment甚至一度被认为过于激进,不像是一只战术性资产配置基金,在经历了一段时期后,现在Leuthold Core Investment被认为是相当保守的。

  Leuthold Core Investment目前的股票净敞口是53%,我们做多64%特定板块的股票,但也根据1990年以来一直使用的多元量化做空策略做空11%的股票,在做空时,这只基金寻找的是基本面脆弱、和同类公司相比实力下降的公司。

  《巴伦周刊》:除了股票,Leuthold Core Investment还投了什么?

  道格·拉姆齐:Chun Wang是这只基金固定收益投资的主要负责人,固定收益占基金资产的17%。由于远期回报率非常低,我们把固收所占比重几乎降到了最低水平。我们还持有一些黄金,此外现金占4%。

  《巴伦周刊》:您认为全球其他市场的估值水平如何?

  道格·拉姆齐:美国以外市场的估值要合理得多,我们已经注意到这种情况有一段时间了。我们投资全球市场的基金Leuthold Global最近的股票净敞口为55%,其中64%是做多,9%是做空。

  《巴伦周刊》:您担心高估值的问题,但股票敞口非常大,您是如何平衡这二者的?

  道格·拉姆齐:我们使用相对强弱(relative strength)这种分析方法来发掘受热捧的投资主题里的一部分股票,一旦发现这样的股票,我们在选择有吸引力的股票时更多以价值为导向。如果股市大幅回调,只要我们选对了投资主题,就仍有机会跑赢。

  由于中小盘股更便宜,过去一年我们更关注这类股票。六、七个月前,我们创造了Sarmara这个缩写词,即中小盘股相对更有吸引力(smalls and mids are relatively attractive)。相对于标普500指数,中小盘股的估值处于底部。

  《巴伦周刊》:您看好的投资主题有哪些?

  道格·拉姆齐:我们看好投资银行业务,我们持有高盛(GS)和摩根士丹利(MS)股票。利率上升会让金融服务行业受益,金融股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投资银行业务中的并购交易非常活跃,我认为这一势头还会继续。

  我们持有半导体设备类股已经有五年左右的时间了,比如Lam Research (LRCX)和应用材料(AMAT),我们继续看好这一领域。半导体一直被认为是一个周期性很强的行业,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需求正在稳步增长,此外,疫情导致芯片严重短缺,因此该行业值得拥有更高的估值。

  房屋建筑行业也是如此,我们投资该行业有四年左右时间了。我们持有的房屋建筑商D.R。 Horton (DHI)和PulteGroup (PHM)的估值依然很有吸引力。现在楼市非常热,如果真的出现大幅下滑的情况,该市场最高端的部分会降温,但只要房市下滑不会引发美国经济衰退,那么定价中等的房屋仍会有需求,而这正是大多数主要房屋建筑商专注的领域。

  《巴伦周刊》:如果您的朋友向您请教投资建议,您会对他们说什么?

  道格·拉姆齐:我有一些几年后就要退休的朋友的投资组合表现非常好,他们投资组合的70%或80%都投向了股票,所以我一般不会劝别人降低股票敞口,不过在这一点上我也一直很谨慎,70%或80%是一个相当高的比重,但他们投资组合的表现确实很好。也许其实我对股市的看法更偏向于悲观,但这种看法只和我的风险承受能力有关。

  《巴伦周刊》:感谢接受我们的采访。

(文章来源:巴伦周刊)

文章来源:巴伦周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

邀请

下一篇:暂无上一篇:暂无

最新评论(0)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贵溪信息港  

© 2015-2020 Powered by 贵溪信息港 X1.0

微信扫描